重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神煌 第四三七章 汉王殷全(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2020/02/15 来源:重庆信息港

导读

神煌 第四三七章 汉王殷全(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第四三七章汉王殷全(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果真能重创那苍生道?”西秦城汉王府内

神煌 第四三七章 汉王殷全(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第四三七章汉王殷全(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果真能重创那苍生道?”

西秦城汉王府内,昏沉的灯光之中,一个身穿王袍的青年,正眼神犹豫的,看着眼前二人∴⑧0㈥5

身为这座王府的主人,大商皇朝的第四皇子殷全,虽是年已半百,可面貌身躯,却依然如二旬青年

这是武道修为极高,已然驻颜之故

而在他的案前,正有两人坐着太灵宗的季灵子,气息深沉自信,不亢不卑≡边的原九辰,却是正襟硒,眉目中透着几分小心恭敬

“若是汉王殿下,肯借八百定西铁骑,季灵子自信,必定能重创苍生道!苍生道狼子野心,意yù颠倒礼法,建平等世界,岂不荒唐?当今圣上,对这些luàn民叛贼,早已经深通恶绝若能得那五百苍生道逆匪头颅,必定会使龙颜大悦,殿下也定可得嘉奖”

殷全却未有动容之意,沉yín道:“嘉奖?免了,我如今只求无过,不求有功″城关之叛,一次就已经足够倒是近,听说尔等在乐武县与那苍生道jiāo锋,结果损失惨重,可有此事?据说那时,尔等的实力,远胜过苍生道”

季灵子猛地握了握拳,此事早已传开,使云界诸宗大哗,也瞒不过这位把这西部数尸视为自家地盘的汉王

“是有此事!可也正因败过一次,才更有胜算季灵子既然上过一次当,就绝不会上第二次!殿下不信我,难道也信不过太灵宗的实力?”

汉王殷全闻言也不置可否,只眸中lù出几分奇sè—而笑问:“那么贵宗,又准备从何处着手?”

“赫连铁山!”

季灵子答的毫不犹豫:“如今是敌暗我明!主动权在他人之手我宗要想胜苍生道,就不能坐等他们动手刺杀原帅之时♀赫连铁山,乃是苍生道必救之所!以那三百万人xìng命要挟,不知那苍生道的诸位英杰,是救还是不救?季灵子此来,也是为请令‰殿下近日之内,将这些彦城关罪民,全数决刑!”

“决刑?”

殷全的瞳孔一缩,而后是一声轻哂:“你们太灵宗,倒真个是心狠手辣♀可是整整三百万人的xìng命,就不怕此事传开,你们道家大宗的声望有损?”

“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据我所知,苍生道遣来的人手,已达九百▲区三百万人,若能重创这些魔逆,大商的根基,必定能更为稳固汉王殿下,以为然否?”

那季灵子淡淡说这,对殷全的言语里讥嘲之意,似是全不在意一般

“即便传开又如何?一些草民的胡言luàn语,荒唐谣言,又如何能动摇我太灵宗根基?汉王殿下,想来也不会做此损人利己之事!”

殷全chún角间的讥讽之意更浓,却也未曾拒绝,反而是隐现心动之意≡顾自陷入了长考,许久之后,才摇了摇头:“此事我还需再细加考量一番,尔等两日之后,等我答复——”

原九辰闻言,顿时神情一松与对面的季灵子对视了一眼,都知晓这位汉王殿下,已经是意动

这等大事,关系两大势力博弈,殷全需要两日时间考量清楚,也是理所当然,也无需再加劝谏bī迫都纷纷起身行礼,各自告辞离去

也就在这二人离去之后的不久,一位面貌七旬左右老者,忽然从屏风中步出,在一旁坐下

殷全也不惊奇,眉头深蹙地,从案上拿起了一根竹简∏乐武县一位小小的捕头,一月前奉上之物以灵识记录,是所有他收到的,关于乐武城东之战的情报之中,详尽的一份

“战阵无双,六阶之境,便领悟剑意之极!据说此人之剑,已经带了灵xìng,隐约有通灵之兆谈秋?嘿!这苍生道,居然又出了这么一个天纵英才李老,你怎么看?”

“乐武城之战,太灵宗输的太多,急yù翻本”

那李姓老者坐下之后,答的是言简意赅:“正因这谈秋太出众,木秀于林,太灵宗才必yù催之!此番是真心向殿下求助——”

殷全微微颔首,他也猜是如此:“那么寡人,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袖手旁观为佳?”

“各有损益!殿下已经向苍生道出过手,无需将之得罪至死不过若能向太灵宗,索要些人手财物,却也不错——”

话说到一半,李姓老者就见殷全的目,微蕴怒意顿时一笑,知晓这含糊其词的话,惹恼了这位殿下

“不过在殿下决断之前,还请看看这东西再说?”

殷全“嗯”了一声,随手接过只见手中,赫然是一张请帖,当翻开之后,却是眼皮微跳

“玄音雅楼?谈秋?”

“这玄音雅楼,正是轻音mén的产业——”

“寡人知道,不过这谈秋,当真好大的胆子!”

殷全眼眸之中,一时全是惊奇之sè:“他这是要与我,三日后在玄音雅楼见面?”

“不止如此!”

那李姓老者说到此处时,也同样含着不可思议之sè:“更层通知老夫,让我派人前往辽阳,说是三日之后,可以看一场好戏”

“辽阳,岂不是我那位九弟的封地?”

殷全是愈发惊奇,神情变幻№久之后,神情才又恢复平静

,淡淡问道:“那么李老以为,此事我该当如何处置

李姓老者闻言却是心中有数,知晓这位殿下,其实已有决断却只当不知,淡笑着答道:“季灵子那边不妨先答应下来,谈秋这边,也不妨见一面若是殿下愿意,不妨将此人留下”

殷全顿时轻笑,似乎高深莫测

他也这么想的,这谈秋必有所谋,不能不见

※※※※

玄音雅楼,乃是西秦城中,声名众的青楼之一殷全也早年也曾来过几次,不过当彦城关大变之后,却再不曾临mé

伪装成普通的豪商,轻车简从的来到玄音雅楼后巷就自有人领路,引着殷全一群人,直趋五楼

一路所见,果然都是令人心动的绝sè≠音潺潺,婉转低徊,被这靡靡之音挑拨,愈发的使人意念摇dàng,

只是一想及这些nv子,可能有轻音mén弟子在殷全就暗暗遗憾,有种卿本佳人,奈何从贼的惋惜

到了第五层,是一片空旷只有这旁边一侧,一位年纪大约十五的少年,端坐在一旁即便殷全一行人到来,也未曾起身行礼,只静静的坐着

无需人示意,跟随殷全过来的十几个shì从,都纷纷散开,楼上楼下的搜寻

须臾之后,都纷纷返回,向殷全旁边的李姓老者点头示意♀是告知二人,这玄音雅楼之中,并无其他七阶之上的强者存在更别无什么陷阱

殷全不由微含笑意,这苍生道,还算是识趣

也就不再迟疑,径自步至上席处坐下而后眼带戏谑之sè的,看着这蓝裳少年

确是身姿不凡,气息内敛沉稳只是此子,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以为他殷全,不会动人杀人?

“你是谈秋,到底是有何事与我谈?”

宗守本来是眼半睁半闭,这时闻言,才仿佛如梦初醒,望了一眼凭栏之外

“如今尚还不到子时,汉王殿下来的早了∫等一刻钟再说如何——”

殷全面上,立时是怒意隐生,只觉是xiōng内凶念如涛

他今日,的确是来的早了可这世间,除了那位父皇,朝中几位元老,谁敢与他这么说话?

却见旁边的李姓老者,朝着他微微摇头,以目示意

殷全皱了皱眉,强压着怒火也同样不再说话,静静等候

这少年有峙无孔,必有依仗他倒要看看,一刻钟后,这谈秋要怎么给他一个,不动手杀人的理由

一时之间,这层楼的气氛,是冷凝之至,落针可闻

随着时间流逝,殷全的神情,反倒是渐渐淡然倒是旁边shì从,躯体中透出的的杀意,越来越是浓厚

也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一张符箓,直临此间落入到李姓老者之手,此人先是身躯一颤,面sè剧变竟是心念震dàng,真气失控,把桌案的一角,直接撞碎却是毫不敢耽误的,将那符箓,郑而重之的递给了殷全

殷全一阵疑huò,接过之后,那面sè也随之转为苍白一片,神情也是木然直过了良久,才恢复了过来,可却依旧是血sè全无

“——太灵宗嫡传,太清乘风剑!好一位九弟,好一个太灵宗♀些年,可真是将我殷全,戏nòng在股掌之间——”

宗守闻言,也从死寂中‘活’了过来朝着殷全微一点头,算是行过礼,

“山野之人,不知礼数,请殿下勿怪!此番谈秋,是代我苍生道,来与殿下谈一些事情”

殷全瞳孔一缩,此时此刻,他也无心去计较此人的无礼大约也知道,苍生道弟子,不少人确实是不遵礼法,不敬君王

认为万民平等,自然他这汉王,也是平民一般

口里冷哼了一声,殷全又深呼了一口气道:“那么谈首席此来,可是为原九辰与太灵宗?”

@#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