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信息港

当前位置:

思路小说申科长和他的狗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重庆信息港

导读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中东某国一位富翁的儿子,去服兵役。二年后退伍回家,觉得普通一兵的身份有失面子。于是设法抬高自已的身价,给自已的面孔挣些光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中东某国一位富翁的儿子,去服兵役。二年后退伍回家,觉得普通一兵的身份有失面子。于是设法抬高自已的身价,给自已的面孔挣些光彩。  他首先封了自己一个班长,马上就觉得班长职位太低;于是又封棑长,仍然觉得不够地位。于是在回家的路上,连长,营长,团长,师长一级一级地封上去,干脆封自己是将军。因为他是个谦虚而知足的人,所以止步于将军的称号,并没有把自己封作元帅。  首先他叫自己的妻妾和庄园里的佣人称呼他为将军,接着要求有求于他的村民也呼他为将军。那些要求靠他的人没有办法,只得也称呼他为将军。久而久之,终于大家都习惯于称他是将军,他也在将军的荣誉中陶醉了一生。  起先看这本书,觉得这位“将军”的虚荣性实在太強,強得几乎已经病态。同时认为这毕竟是小说中虚构的人物,现实中不可能有这样的人。  那知我们小区的申科长却和那位中东的“将军”神似之极,其作为和那“将军”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  申科长原名申兴旺,后来他似乎认为这名字太俗气,因此改名为申革命。当然有人认为他的名字仍然俗气,但他却不愿再改了。他原来是一家棺材店的主任,后来殡葬改革后,死者都火化,棺材店没有生意了,因此改为殡仪礼品公司,仍然卖一些死人需要的东西;他改名称为经理。前年在谢世集团公司殡仪科副科长的任上退休。照中国的惯例,在称呼上副职的“副”字一般都取掉。因此同事和邻居们都称呼他为“申科长”。  申科长胖胖的脸,脸上常年油晃晃的;滚圆的肚子,像怀孕足月的妇女;短短的脖子和短短的脚,极类潘金莲的合法丈夫武大郎。他的外貌虽然使人不大敢恭维。但他的脾气极好,脸上常年挂着笑容,见人点头哈腰,讲话吉利和气。因此邻里间人缘很好。  他老伴早去世。一个儿子是建筑老板,很赚了一些钱,对他也孝顺有加。无奈儿媳妇有河东吼之嫌,对他这位副科级的公公也缺少应有的尊敬。因此一家人分开居住,只有儿子偶尔带孙子来看他几次。  他不缺钱,人缘也好,而且难得的是身体也非常健康。但孤身一人,未免寂寞,采花问柳的年纪已经过去,而且也非他夙好。因此,一次去花鸟市场,看到一只小狗活泼可爱。经讨价还价,终于以五十元钱买了回来。  小狗取名“灵灵”。这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狐种狗,身材婀娜,姿态灵动,眼神活泼,气质风骚。申科长常牵着“灵灵”在公园、河边、广场行走。如此漂亮的一条小狗由申科长牵着,其巨大的美学反差引来众多的目光。许多人都“啧啧”称赞:“啊!好漂亮的小狗!”  人总是喜欢人家恭维的,即使是对自己的小狗的称赞,申科长也一样感到很高兴。从此每餐的老酒也多喝半碗;对小狗“灵灵”的护理也更勤奋:洗澡、梳毛、灭虱、按摩,其细心认真,胜过高干病房里的特级护士。  据说在社交界忌讳问女士的年龄和问男士的收入。讯问者不但不能获得正确回答,而且常常会弄得彼此十分尷尬。因此这种讯问往往认为是不礼貌的举动。但是人们也许不知道,其实问人家宠物的身价也一样会使人难堪。  申科长就经常碰到这种难堪。当他牵着“灵灵”在街上漫步时,老上级,老同事,老邻居常常会这样讯问:  “申革命,带孙子玩?噢,是孙女。现在怎么有闲情逸志玩狗了?喔,这狗倒真漂亮,化多少钱买来的?”  “老申,有第三代了。怎么想起来养狗了?唔,这小狗倒真不错,哪里买的?买来要不少钱吧?”  “您好!申科长,又帶狗去溜达了?啊呀呀,这小狗好看,真好看!申科长,这小狗你多少钱买来的?如果不贵,我也想买一只。”  这些讯问常常使申科长困惑难堪,难于回答。吱吱晤唔一通之后,终于什么也没说。而且为此常常晚上失眠,多喝半斤老酒也睡不着。  按理说,直说五十元钱从花鸟市场上买就得了,既附合实际,又不骗人。但申科长毕竟是当过副科长有身份的人,考虑问题胜人一筹。如果直说自己养的宠物只值五十元钱,不但有失他科长的面子,而且他儿子建筑老板的面子也会被丢失得一塌糊涂。同事和邻里们也会因此而笑掉大牙;同事和邻里对自己都不错,叫人家笑掉大牙终究是很抱歉的事;况且目前物价上涨,镶牙也是很费钱的。  那么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呢?这“灵灵”的身价到底多少合适呢?他不明白中央首长是否养狗,如果养了狗,也不知道中央首长的狗身价是多少。也不明白那些炙手可热的老板们是否养狗,如果养了狗,狗的身价是否很高。为此他苦苦思索,夜不能寐。对“灵灵”的身价到底定多少?是五百还是一千?或许更高一些?日夜思考,辗转反复,肥胖的身体也似乎清減了许多。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他在《参考消息》上看到一则消息,北京的有钱人养“藏獒”,这藏獒据说值几百万元人民币一只,是京津地区有钱人身份的像征。后来他又看到一则消息,在英国的曼彻斯特,一辆轿车撞死一条小狗,法院判决赔偿二万英镑,因为这只小狗是曼彻斯特的名贵品种,历来是贵族豢养的宠物。  看了这二则消息,申科长的灵感就来了;原来一条狗也可以值这么多钱。当然他心态比较平和,并不贪心,他把“灵灵”的身价定为五万元。  第二天清晨,在公园旁的早餐店喝豆浆。一位也在用早餐的清洁工看着活泼灵动的“灵灵”,问申科长道:“老师傅,这么好的一只狗,买来恐怕要几百元钱吧?”  申科长不屑地看了那人一眼,语言恰显得十分谦虚:“要是我,五十元也不要。可是儿子买的,化了五万元钱,有什么办法。”  “什么?五万元?这么一只小狗值五万元?”那清洁工惊得目瞪口呆。  “这有什么奇怪的,”旁边一位妇女插嘴说:“我们邻居那只狗相貌像河马,难看死了,但也值六七万,那有这只狗好看。”  “是啊,现在的狗、猫可值钱了。报纸上不是说,有的狗值几十万,上百万呢。”旁边有好几个人附和。  “唉,时世乱了,畜生都这么值钱。几十万,我们一生都挣不来呢!”那清洁工叹息着,喃喃自语。  谎话获得这许多人肯定,申科长心里踏实了。胡乱编造的一点心理障碍也消失了。他明白,吹牛用不着缴税。他一生卖的是死人物品,打的是死人的交道。因此藏贮着滿肚子的鬼话,对人扯淡捣鬼一点也不吃力。  “老局长啊,儿子大了,自作主张了,有什么办法呢。你看这只小狗,化五万元钱买来,真是作孽啊!真气死我了!”  “老王,是啊,这小狗是化五万元钱买的。是英国曼彻斯特的贵族狗。你看它那眼睛,多灵活,多像英国的贵族。”  “老陈啊,是啊,仔细算算这小狗五万元倒也不算贵。听说在英国就值一万多英镑。是我儿子的朋友半送半卖给他的。”  “小贵子,你轻一些,不要这样毛手毛脚,不要弄伤我家‘灵灵’,它可值五六万块钱,你家赔不起的。”  如此这般,经申科长一番吹嘘,同事们,邻居们都知道申科长牵着的小狗非同一般,是英国曼彻斯特的贵族血统狗,起码值五六万人民币。因此大家都情不自禁地对他显得有些肃然起敬起来。  申科长的自我感觉也越来越好,觉得小区里的人对他比过去越来越尊敬,做人的味道也越来越好。他早早晚晚牵着“灵灵”出出进进,腰板比过去挺,腿脚比过去劲,肚子也比过去更圆滾滾。  而且“灵灵”也越来越可爱;它在草地上奔跑蹦跳的动作简直胜过杨丽萍美妙的舞姿,它朝朝暮暮那“汪汪”的叫声,也跟贝多芬的钢琴声一样悦耳动人。   共 281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昆明的治疗癫痫病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的医院哪有权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