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进京求生少年生母愿捐肾救子少年拒见母亲

2018-11-05 09:32:04

“进京求生”少年生母愿捐肾救子 少年拒见母亲

昨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急诊室,17岁冯炯躺在病床上。新京报王贵彬摄

“尿毒症少年千里进京求生”追踪

新京报讯(黄颖)“如果钱凑够了,我愿意把我的肾给他。”昨日,自称在浙江打工的冯炯母亲路女士称,愿为儿子配型捐肾。而在好心人的劝导下,冯炯的态度也出现松动,从坚决拒绝多年不管不问的母亲的帮助,转为愿意接受,但仍表示不愿见母亲。

9月25日,市民林女士在中日友好医院附近公交站台发现近乎昏厥的冯炯,并将其送医。17岁的冯炯来自贵州盘县水塘镇,身患尿毒症,却家徒四壁无力医治,千里进京为求一线生机。(本报昨道)

在诸多好心人帮助下,截至昨日20时,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新浪微公益平台上为冯炯发起的筹款项目已获捐31110元;该会工作人员表示,会尽快与微公益联系取款事宜。同时,亲自到病房探望的热心人也留下9笔捐款,总额6900元。

生母愿为儿子捐肾

“我实在没有钱。”路女士昨日在中告诉新京报,自己去年便得知冯炯的病情,但因收入微薄无力给他治病,并称若能凑够肾移植手术所需款项,愿意给儿子配型捐肾。

但冯炯初并不愿接受。“我宁可死了也不要她的肾。”他说,母亲多年来不管不问已令他失望至极,而他自己也只想做个用于透析的“漏”。

少年愿意接受母亲肾源

据了解,日前曾有一位中日友好医院血管科医生查看过冯炯的病情,表示因之前已有过三次做“漏”失败的经历,再加上冯炯的血管过窄,只能先给他做人工血管后再造“漏”,但手术成功率只有50%。得知这一情况,初施救的林女士反复劝说冯炯,希望他接受母亲提供的肾源。

“林阿姨说那么多好心人帮我,想让我活下去,我不能这么不懂事。”冯炯终决定,可以接受母亲的肾,但若冯母到北京看他,“能不见就不见。”

现金捐款两人看管

昨天有许多人带着衣服、现金等到医院看望冯炯。“每笔钱我都把人家的名字、联系方式和金额记下来。”林女士说,与负责中日友好医院的陈警官商议后,两人决定将所有现金善款存入冯炯的银行卡中,“我们俩共同看管,卡给他拿着。”陈警官表示,将负责保管冯炯的银行卡,“林女士的每笔进出账都需记录成文。”

“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们。”冯炯还是想着,如果死了就把器官捐出去。

讲述

一天给母亲打十几次

一提起离开多年,对自己不管不顾的母亲,冯炯很易情绪激动,提高声调。

“她骗了我那么多次。”冯炯记得,初母亲离开的时候,是趁着他上学,告诉他要带着妹妹去亲戚家住一阵子,还嘱咐他不要告诉爷爷。“我每天都想见到她们,却每天都失望。”

今年3月至5月,他曾天天给母亲打,“一天打十几次”,他说,母亲的从没人接,好不容易打通了,“她说她自己也在住院,这事她管不了。”

即使好心人为他凑够了肾移植的手术费,母亲也与他配型成功后捐肾给他,他也难以原谅母亲。

对话

母亲:有钱早就救他了

昨日,在与新京报的通话中,冯母表示:自己能做的,只是为冯炯捐一个肾。

新京报:当年为何离开冯炯?

冯母:在一起也是没钱,日子也是不好过,我就走了。后来在外面时间长了,就不好意思回去了。

新京报:现在做什么工作?

冯母:我在浙江一个工厂里面做被面。有时候心情、身体不好就请假,上班不多,钱就赚不了,一个月只能赚1800块钱。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冯炯得了尿毒症?

冯母:去年他刚得的时候就知道了,气得要死。去年腊月的时候,我到盘县人民医院看过他一眼,想着没有钱也就寒心了。只能跟他说,要是能挣到钱就给他移植,挣不到钱也没办法。

新京报:冯炯现在病情很重,你打算怎么办?

冯母:我真的一点钱也没有,除了给他一个肾,别的也管不了他。如果他能做了手术,我愿意照顾他。

新京报:会去北京看他吗?

冯母:只要这个款搞定了下来,我就来啦,我现在一点钱也没有。

新京报:想跟冯炯说什么?

冯母:告诉他你妈妈会来的,让他不要担心。要相信妈妈,妈妈会管他的。

原标题: “进京求生”少年生母愿捐肾救子少年拒见母亲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广播

作者:王贵彬

杜梨苗
雕塑定制加工
全自动烙馍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